您的位置:主页 > 调查 > 追踪 > >正文

四川乐山:反诉方“零证据”赢官司或为法官受贿法院数年不查不纠

我有话说 字号:TT
2017-12-13 来源:当代游报 责任编辑: 任重 周新建

    当前,全国正在开展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会议精神,我们就接到乐山市民刘智勇的投诉:乐山市两级法院法官歪曲事实,适用法律错误,居然让反诉方“零证据”赢官司,刷新了枉法裁判司法高度!更为奇怪的是四年来相关部门即不调查也不纠错。
帮企业融资到位惹官司
    事情发生在2012年8月,刘智勇在半月内帮四川大跃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融资4千万,公司负责人余总答应给300万融资咨询费,双方签署了融资协议。公司先给了150万,另外的150万元公司打了欠条。刘智勇按协议完成融资后,找到余总要剩余的150万元,他说4千万打入了乐山市沙湾区财政专户(工程保证金),公司没钱支付,拖了几个月也不给,无奈之下刘智勇到乐山市中区人民法院起诉。
    哪知大跃公司提起反诉,说刘智勇没有提供融资,让退还150万预付费,并将刘智勇在建行卡上的近60万元冻结。
    2013年3月1日乐山市中区法院判决刘智勇返还预付款150万,居然败诉了。刘智勇随后提起上诉,2013年10月16日乐山市中院维持原判。
    2014年3月2日,刘智勇向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再审申请书》。提交之后,他隔三差五去法院打探案件进展情况,立案庭先是说在研究,后来竟然连《再审申请书》都找不到了,只好又交一份,法院的回复还是在研究,最后实在拖不过去了,工作人员才将材料交到楼上法官办公室,并告知了刘智勇主审法官刘某及其电话。刘法官每次回复几乎也是在研究,直到有一天再次拨通刘法官的办公电话,竟被告知刘法官已经调走了。
    迫无无奈,刘智勇于2016年8月23日到了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反映,要求维权,高院的同志告知可以回到地方维权。8月25日重新向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再审申请书》,9月6日又向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申诉状》。2017年在6月21日终于拿到了乐山市中院驳回申诉的裁定。
这就是刘智勇四年的司法遭遇。
 
反诉方四项举证为何成为“零证据”
 
    记者调阅了该案的两份判决书、庭审笔录及双方证据,不难看出该案的焦点就是——举证责任问题。本案一审时,大跃公司提起反诉,认为刘智勇没有提供融资渠道而是大跃公司自己寻找的贷款途径,要求刘智勇退还大跃公司预付的150万元融资咨询费。乐山市中区法院判决书第三页“大跃公司提供了《融资协议》、股东会决议、借款协议、嘉美贷款公司的证明以及该公司员工黄某某当庭证言”。刘智勇当庭质证称:对股东会决议、借款协议不知情,自己不是大跃公司股东;大跃公司向案外人陈某某借款3000万与本案无关;嘉美贷款公司的证明是在自己起诉后开具的,没有证明力,况且内容与该公司员工黄某某当庭证言相矛盾;自己是为大跃公司服务不是为嘉美贷款公司服务。所以大跃公司的四项举证除《融资协议》外成了“零证据”!          刘智勇的代理律师认为,如果大跃公司能提供在与刘智勇签订《融资协议》日期之前,与嘉美贷款公司有贷款业务往来票据的话,反诉理由是成立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大跃公司根本就没有必要与刘智勇签订《融资协议》了!
    但是奇怪的是乐山市两级人民法院全部支持了大跃公司的诉请,反而将举证责任完全推给刘智勇,严重违背了“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导致事实认定不清。
 
严苛的融资时间限定证明反诉无据
 
    刘智勇说,当时双方签订的《融资协议》是大跃公司的律师拟定的,融资期限为从签订之日(2012年8月30日)起五个工作日内完成,后因讨论三方协议耗时,又经大跃公司加盖法人印章改为十五个工作日完成,即2012年9月14日是双方约定的最后期限。这与刘智勇提交的《农业银行结算业务》和《乐山市商业银行结算业务申请书》共计4000万元的转账凭证日期完全吻合。这充分说明双方在当时融资事宜敲定后对履行期限的修改是经过精准计算的,完全反映了事实的本来面貌。《融资协议》严苛的时间限定,让刘智勇快马加鞭的为大跃公司积极融资,他之所以敢签字是早已同嘉美贷款公司的朋友约定好了——用大跃公司的工程中标书抵押贷款。同时大跃公司也根本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去找第二家金融机构,因为该公司余总自协议签订之后,就与刘智勇一起到嘉美贷款公司跑贷款;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单凭工程中标书抵押贷款,银行是不放贷的。
    2012年9月3日《三方协议》签订后,乐山市市中区嘉美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就于9月14日将4000万元款项转到大跃公司指定的乐山市沙湾区财政局账户。
    《融资协议》还约定“若融资失败则乙方(刘智勇)无条件在一个工作日内全部退还甲方(大跃公司)支付的150万元。”大跃公司融资成功后,却迟迟不按约支付给刘智勇剩余的150万元,刘智勇在多次催促大跃公司履行剩余150万元付款义务未果后,于2012年12月17日向法院起诉。大跃公司从成功融资到反诉期间相差3个多月,从未要求刘智勇退还已支付的150万元融资咨询费,这看似与其主张相反的举动也充分证明大跃公司是认可刘智勇的融资居间工作的。这些客观事实两级法院主审法官都视而不见,岂不咄咄怪事!
 
小贷公司证明为何与事实相左
 
     关于刘智勇有没有提供融资渠道,大跃公司仅提交了一份第三方乐山市市中区嘉美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该份证明载明“刘智勇并非该公司员工,该公司也没有就该笔贷款与刘智勇做过约定,因此该公司这笔贷款业务与刘智勇无关。”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刘智勇和大跃公司的《融资协议》约定只对合同双方有效,刘智勇只负责介绍双方认识并参与谈判放贷事宜。再有,刘智勇向法庭提交的总金额为4000万元的《农业银行结算业务》和《乐山市商业银行结算业务申请书》也是嘉美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应其要求提交给他的,所以这份证明材料显然不能充分证明刘智勇没有受小贷公司委托就必然没有为大跃公司提供融资渠道,否则涉及商业机密的转账凭证怎能提交给不相干的人员。
关于4000万元贷款是大跃公司自行寻找的融资渠道事宜,大跃公司更是没有向法庭提供任何证据材料。这一主张反而被其申请出庭的证人嘉美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员工黄某某不攻自破,他在庭上说“我认识原告(刘智勇),知道原告是做工程的,我个人认为原告通过介绍这笔贷款业务,从中取得路段标段的一些工程”。
    乐山两级法院对双方在《融资协议》内约定的履行期限及大跃公司反常的举动根本不做任何庭审调查,即利于刘智勇的事实证据不理不问,对大跃公司无利的事实证据不理不问,避重就轻,导致事实认定不清。
 
两级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上演奇葩判决书
 
    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2012)乐中民初字第3325号民事判决书第5页第4段的法院评判全部就刘智勇举证不利作大段论述,却忽视了本案反诉方大跃公司对其主张的举证责任,只字不提,片面性地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从而做出错误的判决。
    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乐民终字第513号民事判决将本案归结为刘智勇属于媒介居间,没有起到居间的重要作用。双方签订的《融资协议》第一段明确约定“乙方(刘智勇)为甲方(大跃公司)提供专业技术、融资渠道。”本案中,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归纳焦点时确认了刘智勇的居间行为,所以刘智勇是完成了大跃公司提供融资渠道这一合同要求的。后主审法官在完全没有证据支持的情况下又想当然的认为刘智勇属于媒介居间!明显是在玩弄概念,忽悠原告。
    更为奇葩的是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在第7页倒数第3行这样表述“而事实是嘉美公司是按照贷款的规定及程序并对大跃公司情况进行审查之后才发放的贷款,并不是刘智勇在中间才促成的合同。”完全否定了刘智勇的居间功劳!4000万元属于巨额贷款,试问哪家金融机构可以不审查贷款人的资料,不需要任何抵押就可以直接放出巨额贷款?这完全不符合贷款商业惯例和交易习惯。这一浅显的事实,被司法机关一说,显得刘智勇没有本事了。真正的事实是在签订《融资协议》前,大跃公司根本不知道嘉美贷款公司,同样,嘉美贷款公司也不知道大跃公司急需贷款,两家公司是在刘智勇的介绍下几经协商才达成的放贷。
    《融资协议》在提出基本要求即提供融资渠道后又附加给付300万元融资咨询费,刘智勇履行了义务4000万融资成功。只要大跃公司的要求及目的达到都应支付300万,而不管刘智勇的参与度,况且刘智勇还全力参与其中,数次到峨眉山市和沙湾区协调贷款事宜,更应该获得相应报酬。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片面理解,违背了双方自由合意的合同宗旨及原则,只凭刘智勇“没本事”就否认其融资居间的参与度进而否认了居间作用,强行适用关于居间词汇的错误解释推论本案,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反诉方“零证据”赢官司的秘密
 
    为什么乐山市两级法院法官不顾事实真相想方设法枉法裁判?刘智勇回想起在一审开庭时,大跃公司的余总就对他说:“你起诉我做啥子嘛,扣你60万,我又得不到一分钱,我还搭进去几十条大重九。”当时他听了没有在意,后来官司输了才回过味来,又是谁得了这60万呢?哦,不对,还有150万总共是210万!只要他输了,律师、法官就会瓜分这笔本该属于他的巨款,这就是反诉方“零证据”赢官司的秘密!刘智勇在今年7月份分别向纪委、检察、法院举报两位主审法官涉嫌受贿及大跃公司委托律师涉嫌介绍行贿,9月份乐山市中区人民法院通知刘智勇到院,要他出示法官受贿证据,否则不予受理。一个小老百姓哪里有什么别人的受贿证据,只能提供线索,希望相关部门寻线查处罢了。
    不管法官有无受贿,本案确实适用法律错误,事实不清。为了彰显正义严肃法纪,应当而且必须再审!我们将继续关注案情进展。
   习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对反腐败工作提出的具体要求还言犹在耳:“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坚持重遏制、强高压、长震慑,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坚决防止党内形成利益集团。在市县党委建立巡察制度,加大整治群众身边腐败问题力度。不管腐败分子逃到哪里,都要缉拿归案、绳之以法。”乐山市两级法院法官居然为了金钱,歪曲事实,枉法裁判!法院领导知错不纠不查,是对法律的践踏,对党和人民的严重不负责任!  记者 任 重 周新建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当代游报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
主管:当代游报专刊 | 主办:当代游报网络传媒中心 | 协办:当代旅游媒体记者联盟|监督电话:010-57438585|本站不良内容举报邮箱ddybwjf@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