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法治 > 法治观察 > >正文

伪装者:流浪“憨憨”竟是杀人魔鬼

我有话说 字号:TT
2020-06-06 来源:当代游报网 责任编辑: 孙辉

发生在23年前的人命悬案
      二十三年前的1997年初春,位于山西南部中条山山下的芮城县学张乡水峪村,虽然寒气袭人,但已是一片春意盎然。刚过完年的村民们,最热门的话题是四个月后的香港回归,期盼着这一重大的历史时刻到来。驻扎在村上的金矿派出所联防队员蔡某民和大家一样,沉浸在喜悦与自豪之中,还想着香港回归祖国后,能早些到这片饱经沧桑的国土上走一走,看一看,领略国际大都市的繁荣。
      三十来岁的蔡某民干联防队员近十年,作风正派,工作出色,办事干练,深得所里同事赞肯,已成为所里工作中坚力量。3月1日,他在检查完金矿区的治安工作后已是晚上十一时许,想着还有几件事回家要和妻子商量,便骑上借侄子的嘉陵90摩托车向家奔去,消失在夜色中。谁知,他再也没有从黑暗中走出来......。
      在派出所工作,经常加班不回家是常有的事。起初家人并没有当回事,两天后仍不见蔡某民的踪影,妻子有些着急,赶到派出所去查看,结果不见人,派出所以为蔡某民家里有事没来,这下大家都着急了。一商量,目前只能报案不能立案,先动员亲戚朋友找人。
      派出所距离蔡某民家有8公里,所里抽调人员协助蔡某民的妻子和家人沿途找人,几天过去了没有任何收获。一个大活人凭空消失不见了?村民闻讯后,也加入到找人大军中。3月29日,有村民在距离蔡某民村5公里的沟里发现疑似蔡某民骑乘的摩托车。派出所和他家人赶到现场后,确认现场埋藏的摩托车正是蔡某民骑乘的摩托车。第二天又在距离埋摩托车500米处发现异常,挖掘出一具用红色被子和胶带裹包的尸体,经辨认,正是失踪近一个月的蔡某民。
       一时,该县一片哗然,案子惊动省、市,此案也被芮城警方定为“蔡某民被杀案”。
全力侦破,悬案未果
       案件发生后,芮城县公安局立即启动命案侦破工作机制,成立专案组迅速开展工作。经法医鉴定,蔡某民是被自制土枪击中,后被锐器砍击头部等,致大出血死亡。
专案组经过多次现场勘查、走访调查,并组织了现场模拟试验,未能获取有价值线索。根据犯罪嫌疑人犯罪情节恶劣,手段特别残忍的特征,初步定性为报复倾向的恶性杀人案。水峪村金矿资源较为丰富,全国各地前来金矿的从业人员多达上千人,人员成分复杂,警方随即围绕当地金矿老板及外来从业人员展开重点调查。经过一个多月的调查,未发现有关线索后,专案组立即调整侦查方向,将案件定性为有预谋的抢劫杀人案,随即扩大侦查范围,对周边村庄有犯罪前科及持有土枪的重点人员展开大面积调查,历时三个多月的周密排查,依然没有收获到有价值的线索,案件一时陷入了“死胡同”。因发案时间太久,案发现场被自然和人为破坏,第一案发现场也一直未能找见,致使该案成了一桩跨世纪悬案。
嫌犯落网,出乎意料
      23年来,芮城公安刑侦人换了一代又一代,虽然没有取得新进展,但始终坚持案件不破、专案不撤、工作不停,并利用刑事科技的发展,不断寻找新的侦查突破口。
终于在2020年,随着刑事科学技术的进步,给案件侦破带来了希望。
     2020年4月,芮城县副县长、公安局长李建刚要求刑警大队以“命案必破”的决心和毅力,攻坚克难,对历年来未破命案进行痕迹物证再梳理,这起尘封23年前的命案中存有关键的证据,又重新回到了办案民警的视野中。
       原来,当时的办案民警在现场提取到犯罪嫌疑人的残缺物证线索。命案发生后,警方就把这些证据送给上级公安机关进行鉴定,但因技术和数据库限制,证据只能先存档。警方将该案保存的物证进行再次检验,终于利用新技术在物证上取得了新的突破。
      新的科技手段使警方缩小了犯罪嫌疑人的搜索范围。检测结果显示,犯罪嫌疑人范围锁定为芮城县学张乡某村某姓,这个消息让刑侦队员们兴奋不已。随后,刑警大队全警进入该村开展调查,为避免惊动犯罪嫌疑人,刑侦队员趁夜里分别开展取样排查,结果这个家族全部被排除嫌疑,案件又一次陷入“死胡同”。
      “怎么会没有这个人呢?”“问题出在哪里呢?”……刑侦队员百思不得其解。
        芮城警方于是将检测结果进行大数据比对。结果在失踪人员库中,发现生物信息与河南偃师市警方上传的一名自称“王忠玉”的流浪人员生物信息相吻合。芮城警方立即与偃师警方进行沟通,偃师警方将“王忠玉”照片上传至芮城警方,经核查该流浪人员叫王某民,男,52岁,芮城县人。4月18日,芮城警方在偃师市警方的配合下,在偃师市一个救助站内将犯罪嫌疑人王某民抓获归案。经询问,王某民对1997年3月份发生在学张乡持枪抢劫杀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曾经轰动一时的芮城县学张乡枪杀联防队员蔡某民一案终于尘埃落定。
图财害命,手段残忍
       据王某民交代,他与受害人蔡某民并不相识,更不知道被杀的还是一名派出所联防队员。他之所以杀人灭口,只是想抢一辆摩托车自己开。从1997年2月底晚上开始,王某民每天晚上拿着买来的土枪装好弹药,埋伏在学张乡沿山公路旁的麦地里伺机抢劫杀人。买的土枪最多只能开一枪,而自己身材瘦弱,如果枪打不死对方,可能被对方反制服,为确保万无一失,他随身带了一把杀猪刀。
      3月1日晚上11点多,远远的看见有一辆摩托车驶了过来,他立刻从麦地冲出来,对着驾驶员开了一枪,随后抽出杀猪刀对其头部、身上疯狂砍杀。确定驾驶人死亡后,他将其摩托车拖至路旁的麦地,然后返回家中,骑着自行车带着提前准备好的作案工具,先用铁丝绑住死者的双手和双脚,再用被子包裹住其尸体,用胶带缠结实后,驮在自行车后座,扔进3公里以外的沟里,用镢头挖掘下崖壁上的土埋好后,再次返回案发现场。因害怕暴露,不敢马上将摩托车骑回家,就把摩托车骑到离埋尸不远的沟里僻静处用土埋住,回到家中时天已快亮。
伪装自己,逃避打击
      当警方将王某民带到案发现场指认时,闻讯赶来的村民大跌眼镜。这个和他们相邻五十年的“憨憨”流浪汉,竟是一个凶残的杀人恶魔。
村民和他高中同学说,王某民虽性格偏激不爱与人交流,但是脑瓜非常聪明,尤其喜欢看书写日记。高一还没读完,他就辍学回家,地里有活也不去干,整天捣鼓着用架子车轱辘造飞机,还给各级领导申请发明专利要资金,在村民眼里,那就是一个半吊子、憨憨。
        据王某民交代,警方调查的那段时间,他不敢出门,每天趴在院子的墙缝后,只要听见汽车和摩托声,或看见陌生人出入,他就躲回窑洞的墙角深处浑身发颤,夜里常常梦见被杀之人血淋淋站在他面前,23年就没有睡过一个踏实觉。有一次,当警方来到他家排查枪支时,本就有点“半吊子”的他更是显得精神不正常,村里人告诉警方,他就是我们村上的一个“憨憨”,结果让警方与真凶就这样擦肩而过。
      三个月后,专案组撤走后,王某民悬着的心稍稍落地。他突然发现,原来这个被人瞧不起的“憨憨”名号,竟成了保命的“护身符”。于是,十里八村,街头巷尾,多了一个年轻流浪汉。
流浪之路也异常“艰辛”。每天,王某民要忍受难闻的恶臭,在垃圾堆捡吃垃圾,在泔水桶里捞发馊的饭菜吞咽下去,还要放弃所有的自尊,向人摇尾乞讨。泔水放在自家的瓮里容易变质,吃了经常拉肚子,就喝洗衣粉水洗胃。也许是习惯就成了一种自然,多年后,他恋上这样的流浪生活。
犯罪日记,显出原形
      “什么条件下才敢在公路上打摩托车?1、熟练的驾驶技术。2、双管枪支。3、二人行动。”“行动方案:从门前沟下去,山山(人名)果树窖处上去,馒头全部藏于麦田,馒头袋子放在高村井旁……”“他们抓住我以后,还要根据血型来分析化验,并不是只根据人证、物证与枪证。”“我要生活下去,必须杀陈家人(卖枪人)。”……当刑侦队员从王某民家搜出一摞摞日记时,惊出了一身冷汗,眼前这个瘦弱的流浪汉,竟如此心思缜密,心狠手辣,如果不是及时抓住他,后果不堪设想。
他家破烂的窑洞里臭气熏天,横七竖八堆放着捡来的衣服、报纸。他的日记里,记录的全是他对生活的感受,对人生的感悟,还有寂寞之余的发泄,这种发泄如同即将被点燃的炸药,随时就会爆炸。
       白天他的世界里只有一个流浪汉,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才敢卸下流浪汉的面具,回到自己真实的世界里。“梦见骑摩托车被杀死的人卖在沟里,他靠气功复活,脸上血已洗净,双眼复明发出黄光。”他的世界,没有朋友的诉说,没有亲人的温暖,只有一本本冰冷的日记,恐惧、期望、悔恨、邪恶,王某民一身的罪孽内心每天就这样“拼命”地煎熬着。
悬案留下的离奇疑团
    为何王某民的生物信息与家族直亲不相同?这是本案的最大疑团,给当地警方在侦破科学技术、设备提升后,在后续追凶中仍造成了很大的障碍,也使得犯罪嫌疑人数次侥幸逃脱排查。其中的真相,随着犯罪嫌疑人母亲的离世,也一同永远埋入了地下。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不管王某民如何精心伪装,也难逃刑警的火眼金睛和高科技的天罗地网,等待他的将是严厉的法律制裁。
                                                                                                 通讯: 孙辉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当代游报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
主管:当代游报专刊 | 主办:当代游报网络传媒中心 | 协办:当代旅游媒体记者联盟|监督电话:010-57438585|本站不良内容举报邮箱ddybwjf@163.com